晓菲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却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开具的一份受案回执,是晓菲遭遇王某猥亵之后去报案的凭证。

韩一亮没有去天津,彼时离春节还有半年,他想再找份工挣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