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两年他经常哭,一到晚上思念涌来,想家,想奶奶,躲在被子里哭。随着时间流逝,哭的频率从几天一次到几个月一次。“想家人也没用,又出不去。时间长了,没什么好想的。”

四川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授曹保平表示,“汉字慧”从字母象形相通的新视角,揭示了汉字蕴含的原始智慧,从而打通东西方文字间的形体壁垒,构建起东西方文字的转换之道,为“汉字难学”问题探索出了一条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