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也要直面人保财险和人保集团的关系问题。作为人保集团的收款机,人保财险为集团贡献了大量利润和投资资产,甚至还曾出现过人保财险市值与集团控股比例的乘积高出人保集团市值的情况,换言之,人保集团的其他旗下主体可以说是负市值。

政策制定者同时称,在一个数据驱动的社会,只有少数几家公司能利用先发者的优势,主导数字经济,“如果不对跨境数据流动施加限制,印度本身就将关闭在国内开发高价值数字产品的大门。”